Adxonist

互联网 · 商业 · 管理 · 科技 · 社会 · 心理   |   To be a creative investo
2007-05-31

组织的协调(下) - [管理]

作者:Jo

接着上一篇来谈创业团队(Startup)的组织协调问题。

曾听过一个故事说的是:在地狱里的小鬼们都用一人高的勺子吃一口大锅饭,他们都拼命地用长勺子抢饭吃,所以每次吃饭都很辛苦。而其实在天堂,天使们也是用 同样长的勺子吃饭的,但是他们却不像地狱里的可怜虫那样,他们安稳地围坐在大锅旁,用长勺子喂给对面的天使吃,大家有说有笑,饭吃得很舒服。

创业团队的成员几乎都先是个性相投的朋友,他们之间更容易形成某种协调与默契。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这是形成组织文化的最好时间段。创始人和创业成员就是像 是web2.0社区里的第一批高端用户,他们为社区贡献内容(为组织文化贡献内容),这种贡献吸引并影响了后来进入的用户(团队成员),这样一批影响一 批,从而形成未来统一强大的整体性,整体统一性是任何优秀组织的最重要标志。

所以,各位正在创业的朋友,请不要吝啬你对伙伴欣赏的赞美之辞,不要只是埋头苦干(要与伙伴分享喜乐),不要对伙伴创业以外的事情漠不关心(你们首先是朋友),组织文化的形成永远也离不开2.0式的发展。

组织的协调(上)

2007-05-23

组织的协调(上) - [管理]

作者:Jo

组织是社会(仅指人类社会)的基本构成单位,而组织又是由个体单位构成的。倒过来说,无数的主观着的个体组成了无数个不同属性的组织,而这些组织和个体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以及他们本身又一起构成了社会。

要管理好这样的一个庞大而又错综复杂的体系极其困难。判断管理得好与坏的一个重要标准是整个体系的运转效率是否高,并且可持续。落实到更细处就是是否能协 调好整体效率与个体利益(自利性)之间的关系,而这种关系协调又是以社会上每一个组织内部的整体与个体间的协调为基础的。

人类目前企及的高度是用制度来管理(制约与激励)个体的自利性,从而达到整体的协调高效。有一个经典的例子相信不少朋友都看到过或听到过:两个人分饼,如 何才能使得两个人都吃得饱(答案是一个人切饼,再由另一个人挑饼),制度之美尽现其中。

可令人遗憾的是,实际中的组织管理者往往会面临比此复杂一千倍的问 题。于是,组织文化这个非常2.0的概念就应运而生了,组织成员既对组织文化有贡献,又被组织文化所引导。成员的主观能动性不仅被制度所激励,还被文化 “温和地”刺激着,成员的过分(不恰当)的自利行为不仅被制度所约束,也还被文化“柔和地”包围着。这颇似今天的2.0社区:高级用户引导中级用户,中级 用户再引导低端用户,而这种引导是以贡献内容或行为而非“说教”来实现的,于是整个社区(虚拟世界组织)就被这样一种氛围给包围了起来。

每一个Startup都是一个初创的组织,充满着不确定性以及相应的可塑造性(可引导性),我在下篇将专门就初创组织进行讨论。

组织的协调(下) 

 

2007-04-11

三件套与睡衣里的Google和谷歌 - [随笔]

作者:Sologram

最近,谷歌推出了一连串的跟风之作,比如导航、热榜什么的,而显然是抄袭了别人词库的中文输入,更是引起轩然大波。而此时我想到的,却是谷歌员工穿睡衣上班的事情。

去年底,各媒体纷纷报道,“中关村谷歌公司不少员工穿睡衣上班,成为高档写字楼里一道有趣的风景。”,还有照片广泛流传。一时间,特立独行的谷歌形象似乎活生生展现在了世人面前。

不过这里我看见的却只是毫无创意的跟风,一大团花枝招展的睡衣,也许说明了Google这个公司与众不同的文化,但更加说明的是谷歌员工们彼此之间的从众。对于这样的团队,弄出导航热榜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与此成为对照的是前一阵子加入Google的“互联网之父Vinton Cerf,对他的报道是这样的:

“在Google北京总部见到Vinton,有点小吃惊,Vinton穿了一件奇装异服——非常正式而考究的西装三件套,上衣口袋露出一个红色丝巾。在Google随意而放松的休闲氛围里,这种如此庄严而严肃的着装的确算奇装异服了。

Vinton甚至说:还有一点我要补充的,因为我是Google员工年龄最大的一个,所以我加入Google的时候,Google员工平均年龄就上升了几个点。同时我希望能够通过穿西服上班,同时也增加Google整个公司的讽刺指数。当然其中也有一点,不要因为我的加入使Google员工平均智商下降了。”


真正的与众不同,不是办公室里不合时宜的睡衣,而是大家都穿牛仔裤时,老子偏偏是三件套。

最后我要说:李开复招来的那帮只会跟风抄袭的小子们,是弄不出什么东西的。

2007-03-17

关于人性的对话 - [社会]

作者:Sologram 

朴大: 有时候我也在想,资本家为什么那么狂热的追求利润而忽视共同工作的感情

朴大: 为什么?

Hans: 文化,不仅仅是资本家的问题

朴大: 文化问题?还是人性问题

Hans: 我觉得是文化问题

朴大: 是文化造就人性,还是人性决定文化

Hans: 经济学意义上的人性是简单并且固定的

朴大: 人性不能这样视为常量,往往权利越大,私欲越大

Hans: 权力大,导致私欲的可能大,从而导致私欲大.这里人性仍旧是常量

朴大: 我觉得其中应该有个函数,人性恶的指数应该与权力成正比,因为权利大了,接触到的恶因素就大了,但人性恶的指数肯定是倍数增加的

Hans: :D

共1页 1